栏目导航

展厅展馆多媒体 互动多媒体展厅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孟晚舟和华为“违反”了美国的什么法律?

发布日期:2021-07-01 00:21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6日晨,一则新闻迅速冲进了大家的视野。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于当地时间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

  当天稍晚,加拿大联邦司法部发言人证实了这一报道,并称美方系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贸易制裁禁令”的理由,要求加拿大方面逮捕并引渡孟晚舟。

  鉴于孟晚舟本人在被扣时要求发布禁令,禁止公布有关此次事件的进一步细节并获得批准,加拿大方面目前无法提供更多详情。有关孟晚舟的假释听证会将于当地时间12月7日举行。

  今年四月,美国司法部调查华为公司是否违反美国制裁禁令,和伊朗有私下交易。而根据路透社的报道,纽约联邦检察官至少从去年起就对华为进行了类似调查。

  中兴制裁的主导机构是美国的商务部的工业与安全局(BIS),制裁主要基于2017年工业与安全局关于中兴虚假陈诉的民事和解协议。

  再看向华为,调查主体由政府的商事机构转为了美国的司法机构。新闻的表述也特别用了Criminal Investigation,意为着若指控属实,华为可能要面临刑事处罚,而不是靠巨额罚款就能解决问题。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表声明,“应美方方面的要求,加拿大方面逮捕了一名不违反任何美国或加拿律的中国公民。中方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严重损害受害者人权的此类行为。”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方已就此事分别向加方、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表明严正立场,要求对方立即对拘押理由作出澄清,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

  深圳微博发布厅表示:我们密切关注此事,强烈要求加拿大方面立即澄清事实,解除无理拘押,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正当权益,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协助华为等在深企业维护在境内外正当权益。

  在很多人看来,无论华为还是中兴,制裁或调查的背后是霸凌式的逻辑。美国对于华为等中国企业的抵触由来已久,尤其是涉及高科技领域的竞争。而最近,两国利益在市场、技术、文化等领域的博弈已从“暗杠”转为“明碰”。

  不过,明碰也要有章法可寻。我们应该更多地去关注美国调查与制裁的法律依据,因为这些是真正挡在中国企业走出去面前的铩羽暴鳞。

  美国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IEEPA》规定,在美国国家安全保障和经济利益遭受重大威胁时,法案赋予总统应对“异乎寻常的权力”——阻止商业交易并可冻结,没收外国持有的美国资产。

  换句话说,在美国政府认为的非常时期,可据此法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或者任何形式的货币、非货币资产,甚至可以勾销美国对中国的欠债。

  中兴于2017年初在美国德克萨斯北区联邦法院承认了美国政府的指控,其中有一条就是违反IEEPA法案的规定,这才被迫与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海外监管办公室进行民事和解。

  美国的《出口管理法》其实已于2001年8月到期,但商业的出口管制已由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继续主导,并以其制定的《出口管理条例》为主要法律依据。在中兴事件中,工业与安全局就是根据《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签发了出口限制令。

  美国出口管制条例限制几类产品出口:军用或防务产品、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某些核材料和技术,以及可用于开发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或用于发射这些武器的导弹技术产品。

  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相关的主要是第二类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其中涉及到许多高科技产品和技术,其中也涵盖了华为、中兴的部分技术产品。

  这部法律主要规制的是军用产品中军用技术的出口管制。为执行该法,美国国务院颁布了《武器国际运输条例》(ITAR)。所有从事军用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出口、中介等行为的个人或企业都必须经美国政府注册。

  随着中国企业如中兴、华为的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强、市场份额逐步扩大,企业在走出国门的过程中难免会触碰到美国等国家的战略利益与市场利益。作为高度法制的社会,上述利益会在法律上得到相应的体现。

  同样,触碰法律后的制裁也是致命的。例如,企业一旦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附加了出口限制,将会导致一系列的负面法律责任。因此,企业是否重视合规性就显得尤为重要。

  以中兴通讯为例。借此事件为契机,中兴通讯对内部进行了重大调整,任命了新的CEO和公司管理层团队,并任命美国律师为首席出口合规官,采用自动化识别系统,完善《出口管制合规手册》和全球出口管制培训等。

  综合来说,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若希望避免遭遇出口管制等法律风险,以下三点可供参考:

  探究。中国企业首先需要全面了解投资东道国、贸易国的合规政策,在了解的基础上对企业经营开展重复的评估工作。这里面包括政策风险、法律风险、环境风险、劳动力风险等。

  完善。中国企业其次需要完善的企业内控制度。当企业走出去后,举一反三持续全面加强阳宗海治理。就会发现在中国境内的内控制度已经无法满足境外的合规需求。

  例如,美国政府特别强调中兴需要有首席合规负责人。这里面包括为员工提供详细的境外经营或投资相关的合规指引、与员工签署《合规承诺书》以排除相应的法律责任等。

  建立。为了保障上述工作有效开展,中国企业需要建立一支专业的合规管理团队。良好的法律事务团队是促进中国走出去,特别是加强具体管控措施执行的保证。

  专业是合规团队立身之本,也是中国企业在大合规时代生存的重要力量支持。在全球布局的过程中,掌好合规之舵,才能在世界市场中行稳致远。

  本文作者王棽淏,就职于中国建投集团。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JIC投资观察立场。